第二章

  “老头子已经来了啊。我还真没注意到他就坐在巡逻车里呢。”草薙皱眉,“死因查明了吗?”

  “中毒致死的嫌疑很大。虽然也有自杀的可能,但也很可能是他杀,所以才把我们叫到这里来的。”

  “嗯?”草薙看着内海薰走进了厨房。“若山宏美?她进屋的时候,房门有没有上锁?”

  “听说是锁着的。”

  “那窗户和玻璃门呢?都有没有上锁?”

  “辖区警署的警员过来的时候,除了二楼厕所的窗户开着之外,其余的门窗都是锁着的。”

  “二楼还有厕所?那窗户能让人进出吗?”

  “没试过,不过估计不行。”

  “既然如此,那就肯定是自杀了。”草薙在沙发上坐下,跷起了腿,“他们怎么会认为是有人在咖啡里下毒呢?那个凶手又是怎样离开这个家的呢?很奇怪不是?辖区警署怎么会认为也有可能是他杀呢?”

  “的确,如果仅此而已的话,也许很难考虑他杀的可能性。”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情况吗?”

  “听说辖区警署的搜查员在调查现场的时候,有一部手机响了。是死去的真柴先生的手机。接起来发现是一家位于惠比寿的餐厅打来的。其实,真柴先生在这家店里预订了两个八点的餐位。据说是两个人用餐。因为客人到了预定时间还没有来,所以店里的人就打电话过来询问。听说是在今天傍晚六点半左右预订的。刚才我已经说过了,若山小姐给真柴先生打电话是在七点多,当时就已经无人接听了。六点半才订了餐的人,到七点多的时候就自杀了,这实在是让人觉得蹊跷。我个人认为,辖区警署的判断还是妥当的。”

  听过岸谷的话,草薙皱起了眉头。他弯起手指抠了抠眉角:“既然如此,那你干吗不早说?”

  “在回答您的问题的过程中,忘记及时告诉您了。”

  “我知道了。”草薙一拍膝头,站起身来。这时内海薰已经从厨房里出来,回到了杯橱前。草薙走到她背后问她:“小岸好心告诉我们案情经过,你跑来跑去的干吗呢?”

  “我听着呢。岸谷先生,谢谢你。”

  岸谷缩了缩脖子,说了声不用谢。

  “杯橱有什么问题吗?”

  “您看这里。”她指着杯橱里面说,“不觉得这个架上和其他地方比起来,似乎少了什么东西吗?”

  的确,那个地方空得不自然,感觉之前应该是放过什么餐具的。

  “的却如此。”

  “刚才我看见厨房里放着五只洗净的香槟酒杯。”

  “那么说,那些酒杯原本应该放在这里的啊。”

  “估计是的。”

  “然后呢?怎么解释?”

  听草薙这么一说,内海薰抬头来看着他,微微翕动了几下嘴唇。但随后她就像推翻自己的猜测似的摇了摇头。

  “不是大问题。我只是猜测派对的时候才用到。”

  “有道理。既然这户人家这么有钱,估计也经常会开这种家庭派对吧。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最近开了场派对,也不能说死者心里有一定没有想要自杀的烦恼。”

  草薙转头着岸谷,接着说道,“人是种既复杂难瞳又充满矛盾的生物,不管是前一分针还在派对上玩得很热闹开心,还是前秒预订了餐位,想死的时候随时都会死。”

  岸谷“嗯”了一声,态度不明地点着头。

  “他太太呢?”草薙问。

  “哎?”

  “被害人……不对,死者的太太呢?跟她联系过了吧?”

  “据说还没有联系上。据若山小姐说,死者太太的娘家是在札幌。而且那地方离市区还有点远,即便联系上,估计今晚也是无法赶到的。”

  “北海道啊?那估计是会不来了。”

  草薙心中暗自庆幸。如果死者太太要赶回来,那今晚就必须留个人等着她,而这种时候,股长间宫可以说肯定会把这差事交给草薙。

  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估计明天才会开始向周围邻居打听情况。就在草薙满心期待着今晚就此收队的时候,门开了,间宫的国字脸出现在草薙眼前。

  “草薙,你来了啊?真够慢的。”

  “我早就来了。大体情况我已经听岸谷介绍过了。”

  间宫点点头,转身说道:“请进吧。”

  随后走进起居室的,是一名约莫二十四五岁、身材苗条的女子,一头中长发依旧保留着时下女性中少见的黑色,衬托得她的肌肤越发白皙。只不过就此时而言,她的脸色与其说是白皙,倒不如说是苍白来得更为贴切。但不管怎样,她无疑都属于美女一类,而且妆化得也很高雅。

  草薙马上猜到她就是若山宏美。

  “刚才听说,您当时一进房间就发现了尸体,是吧?这样的话,您当时应该是在您现在所站的位置看到的吧?”

  或许正在回忆发现尸体时的情形。

  “是的,我想应该就是这附近吧。”她小声回答说。

  或许是因为她身体瘦小而且脸色苍白的缘故,草薙看她站着都勉强。毫无疑问发现尸体时所受的惊吓到现在都还没有消除。

  “前九晚上您到这里,就是您案发前最后一次进入这屋子,是吧?”间宫向她确认。

  若山宏美点点头,回答说似的。

  “现在屋内的情况和当时是否有什么不同呢”不管多么细微的变化都请说。”

  听到这句话,她口光怯怯地环视了下屋内,但是立刻摇了摇头。

  “不太清楚。因为前天这里来了不少人,而且大家当时都已经吃过饭了……”她的声音在颤抖。

  间宫皱着眉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在说“没办法了”一样。

  “在您劳累了一天之后还来麻烦您,实在是抱歉,今晚就请您好好休息吧。不过,明天我们将再次向您了解有关情况,不知是否方便?”

  “没问题,不过我想我已经没什么情况可以告诉你们了。”

  “或许您说得没错,但我们还是希望尽可能详细地了解情况,恳请您务必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

  若山宏美依旧低着头,简短地应了声“是”。

  “我派部下送您回家。”说罢,间宫看着草薙,“你今天是怎么过来的?开车了吗?”

  “抱歉,我是乘出租车过来的。”

  “搞什么嘛,偏偏今天就?”

  “最近我很少开车。”

  间宫刚咂了咂舌,内海薰插嘴说“我开车了”。

  草薙吃了一惊,转过头去:“你开车来了?够拉风的嘛。”

  “我是在开车出去吃饭途中接到通知的,不好意思了。”

  “没必要道歉。既然如此,你愿意开车送若山小姐回家吗?”间宫问。

  “好的。不过在此之前,我可以问若山小姐一个问题吗?”

  内海薰这话让间宫面露诧异之色,若山宏美似乎也顿时紧张起来。

  “什么事?”间宫问。

  内海薰两眼盯着若山宏美,上前一步说:“真柴义孝先生似乎是在喝咖啡的时候突然倒地死去的,他平常喝咖啡是否都不用茶碟的呢?”

  若山宏美像是很吃了一惊,睁大了眼睛,目光躲躲闪闪的。

  “呃,这个……或许他一个人喝的时候是不用的吧。”

  “那就说明,昨天或者今天有客人来过,请问您知道吗?”

  听内海薰说得如此肯定,草薙不由地看了看她的侧脸,“你怎么知道有人来过?”

  “厨房的水池里放着一只还没洗过的咖啡杯和两只茶碟。如果只是真柴先生自己的话,就不应该有茶碟。”

  岸谷立刻走进厨房,很快就出来了,他证实说:“内海说得没错,水池的确放着一直咖啡杯和两只茶碟。”

  草薙和间宫对望了一眼,随即又把目光转回到若山宏美身上。

  “有关这件事,您是否能想到些什么?”

  她一脸惊惶地摇了摇头:“我……我不知道。前天夜里离开这里之后,我就没有再来过。我也不清楚有没有人来过。”

  草薙再次看向间宫,只见间宫一脸沉思状地点点头,开口说道:“我知道了。感谢您这么晚了还协助我们。内海,你把她送回去吧。草薙,你也一起去。”

  草薙应声“是”。他明白间宫的目的。若山宏美显然有所隐瞒,间宫是打算让他探探她的口风。

  三人从屋里走出来,内海薰说:“请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把车开过来。”说是开普通牌照的车过来的,所以车子停在投币停车位。

  趁着等车的时间,草薙从侧面观察了一下若山宏美。她看起来是完全崩溃了,不像只是因为看到尸体而被吓坏了的样子。

  “您不冷吗?”草薙问。

  “我没事。”

  “今晚您原本有没有打算出门呢?”

  “怎……怎么可能嘛。”

  “是吗?我刚刚还在想,说不定您今晚与人有约呢。”

  听到草薙的话,若山宏美的嘴唇微微翕动了几下,看她的样子又像是有些狼狈。

  “他们之前应该已经问过您许多次了,我可以再问您一次吗?”

  “什么事?”

  “为什么您今晚会想起来给真柴先生打电话呢?”

  “我已经说过了,因为老师把钥匙交给了我,所以我觉得自己必须时常和她家里联系。如果真柴先生有什么需要,我必须帮忙……”

  “但电话却没打通,所以您就到他家来了,是吧?”

  她轻轻地点了点头,说了声“是的”。

  草薙歪着头不解地问:“可不接手机的状况时常发生啊,座机也一样。您就没想过或许当时真柴先生出门了,而又正好碰上了无法接听手机的状况吗?”

  若山宏美沉默了片刻之后,轻轻摇了摇头:“我没想过……”

  “为什么呢?您是不是担心什么?”

  “我没担心什么。只不过我当时心慌得很……”

  “嗯,心里慌得很……”

  “不可以吗?难道说不能就因为心慌而来他家看看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在想,仅仅因为受人之托保管钥匙,您就如此负责,这样的人实在太少见了,所以我非常感动。而且从结果上来说,您的心慌不幸应验了,我觉得您的这番举动值得赞誉呢。”

  若山宏美似乎并不相信草薙的这番话就是他心中的真正想法,她把脸转向了一边。

  一辆胭脂色的帕杰罗停在了宅院门前。内海薰打开车门,跳了下来。

  “四驱啊?”草薙睁大了眼睛。

  “驾乘感觉还不错哦。请上车吧,若山小姐。”

  在内海薰的催促下,若山宏美坐上了后排座位,草薙随后上车坐到她旁边。

  内海薰坐上驾驶座,开始设置自动导航。她似乎已经确认过,若山宏美就住在学艺大学站附近。

  “请问……”车子刚开出不远,若山宏美开口说,“真柴先生……不是因为事故或者自杀而去世的吗?”

  草薙忘了驾驶席一眼,正好与内海薰透过视镜投来的目光相遇。

  “现在解剖结果还没出来,一切都还不好说。”

  “但你们几位全部都是负责杀人案件的刑警吧?”

  “我们确实是刑警,但就目前而言,还只是停留于有他杀嫌疑的阶段。并非我们不能再对您透露,而是我们自己也不太清楚。”

  若山宏美小声说了句“这样啊”。

  “若山小姐,请容许我问您一句。如果这次的案件确系他杀的话,您对凶手是否有什么头绪呢?”

  听到这话,她似乎要倒吸一口凉气,草薙凝视着她的嘴角。

  “我不清楚……关于真柴先生我除了知道他是老师的丈夫之外,其他的情况几乎一无所知。”她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是吗。您现在一下子想不起来也不要紧,如果今后想到了什么,还望您告知。”

  然而,若山宏美却没接腔,连头也不点一个。

  在公寓门口把她放下,草薙换到了副驾驶座上。

  “你怎么看?”草薙双眼望着前方问。

  “是个坚强的人。”内海薰一面发动车子,一面立即回答道。

  “坚强?是吗?”

  “她不是一直都忍着没有流泪吗?当着我们的面,她最终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下。”

  “这也可能是因为她并没有那么悲伤啊?”

  “不,我觉得她已经哭过了。在等救护车到来的时候,她应该都在哭个不停。”

  “你怎么知道?”

  “看她眼角的妆。她的妆有弄花之后仓促修补的痕迹。”

  草薙盯着这位后辈的侧脸:“是吗?”

  “应该不会错的。”

  “女人的眼光果然独到。喂,我这可是在夸奖你哦。”

  “我知道。”她微笑着回答,“草薙先生,您的看法呢?”

  “一言以蔽之,确实很可疑。就算是代为保管家门钥匙,妙龄女郎也不会随便到男子独居的家里去的。”

  “深有同感。换了是我的话,我才不去呢。”

  “如果说那女的和死者实际上有一腿的话,会不会有点太过玄乎了?”

  内海薰吐出一口气:“一点不玄乎,我觉得就只有这种可能了。而且他们两人今晚不是还准备共进晚餐的吗?”

  草薙一拍膝盖,说:“你是说那家惠比寿的餐馆?”

  “时间到了客人还不来,所以店里的人才打电话过来询问。他们说预定的是两个人的餐位,这就说明不仅真柴先生没有现身,他的同伴也没有出现过。”

  “而如果他的这位同伴就是若山宏美的话,事情就说得通了。”

  草薙紧接着确信地说:“绝对错不了。”

  “假如他们两人之间存在着特殊关系,我想那很快就会得到证实。”

  “怎么说?”

  “咖啡杯。水池里的咖啡杯有可能使他们俩用过的。如果假设成立,其中之一应该沾有她的指纹。”

  “原来如此啊。但就算他们俩真的有一腿,也不能成为拿她当嫌犯的根据啊?”

  “这我当然知道。”说着,她把车子靠左侧停下了。“我能打一个电话吗?我想确认一件事。”

  “可以啊,不过你打电话给谁呢?”

  “当然是打给若山宏美。”

  内海薰不顾草薙一脸惊讶的表情,拿出手机拨起了电话。电话马上接通了。

  “请问是若山小姐吗?我是警视厅的内海。刚才真是失礼了……不,倒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只不过忘了问您明天的安排……是吗,我知道了。您这么累还打搅您,实在是抱歉。祝您晚安。”说完,内海薰挂断了电话

  “她明天有什么安排?”草薙问。

  “说是目前还不确定,估计会待在家里,还说拼布教室那边也得暂停一段时间。”

  “唔——”

  “不过我打这通电话的目的,不仅仅是确认她明天的安排。”

  “你的意思是……”

  “她的声音明显带着哭腔。虽然她极力掩饰,但依然很明显。估计是一回到家,突然只剩下一个人了,之前压抑的情感全都爆发出来了。”

  草薙挺直靠在椅背上的上身,说“你就是为了确认这一点,才给她打电话的呀”。

  “或许,我们有时候即使在面对自己并不算特别亲近的人的死亡这一事实时,也会受到打击,不由自主地哭起来。但如果过去特定的一段时间,还会哭的话……”

  “也就是说,她对死者抱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感情,对吗?”草薙微微一笑,望着他的这名后辈,“你倒挺有一套的嘛。”

  “承蒙夸奖,愧不敢当。”内海薰笑了笑,放下了车子的手刹。

  第二天清晨,一阵电话铃吵醒了草薙。电话是间宫打来的,时间才刚过七点。

  他张嘴就讽刺了一句:“您可真够早的啊。”

  “能回家睡觉就该谢天谢地了。今天早上要去目黑警署开会,大概会成立搜查本部。从今晚开始,我大概就得在那边住下了。”

  “您特地打电话来,就是为了说这事?”

  “怎么可能。你马上去羽田。”

  “羽田?干吗让我去那地方啊……”

  “羽田就等于去机场接人嘛。真柴先生的太太就要从札幌赶回来了,你去接她。你开车带她来目黑署。”

  “您征得她本人同意了吗?”

  “当然说了。你叫上内海,她会开车出来。航班八点就到。”

  “八点?!”草薙立即从床上蹦起来。

  就在他匆忙洗漱的时候,手机再次响起。这次是内海薰打来的,说是她已经到他住的公寓门口了。

  两人乘坐和昨夜一样的帕杰罗,前往羽田机场。

  “真够衰的,摊上这么个倒霉事。不管再遇上多少次,我也不会适应这种与死者家属见面的苦差事。”

  “可股长说最擅长接待死者家属的是草薙。”

  “哎?老头子居然还会这么夸我?”

  “还说您这张脸最能给人一种放心的感觉呢。”

  “这话什么意思?是说我长得一脸糊涂相是吧?”草薙把舌头咂得声响。

  八点差五分,两人到达机场。走进候机大厅,看到乘客陆续走出来。草薙和内海共同用眼睛寻找着真柴绫音,目标是驼色外套和蓝色行李箱。

  “会不会是那个人?”内海薰目光紧盯着一个方向。

  草薙顺着她的目光,果然看见了一个与条件完全吻合的女士正在往外走。她那带着忧伤的目光稍有些低垂,全身上下甚至笼罩着一种可谓严肃的氛围。

  “大概……就是她了吧。”草薙的声音有些沙哑。

  他感到心神不宁,他的视线没法从她身上移开。就连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自己的心会如此不安。

  4

  听完草薙他们的自我介绍之后,真柴绫音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他们义孝的遗体现在何处。

  “遗体送去做司法解剖了。现在还不清楚情况,稍后我们会去了解,到时候通知您。”草薙回答。

  “是吗……那就是说,我不能马上见到他,是吧?”她一脸悲伤地眨了眨眼。看起来是在强忍着不让泪水浮上眼眶。她的肌肤显得有些干燥,这应该不是她平日的样子。

  “假如解剖已经结束,我们会尽快安排把遗体送还给您。”

  草薙感觉自己的语调生硬得奇怪。虽然面对死者家属的时候多少会有点紧张,但他现在的感觉却与往常有着微妙的不同。

  “非常感谢。那就麻烦你们了。”

  绫音虽然是女人,声线却低沉,这声音在草薙听来相当迷人。

  “我们想请您随我们去目黑署,向您询问些事,不知您是否方便?”

  “嗯,之前你们联系我的人已经跟我说过了。”

  “不好意思,那就麻烦您了,车子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让她坐进内海薰开的帕杰罗后座之后,草薙坐上了副驾驶座。

  “昨晚您是在哪儿接到通知的?”草薙转头问。

  “当地的温泉。我住在以前的朋友家里。因为手机关机了,所以完全没注意到你们的电话。临睡前,才听了录音电话。”说罢,绫音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当时我还以为是有恶作剧。我从没想过警察会打电话给我。”

  “倒也是啊。”草薙随声附和道。

  “那个……我想请问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现在完全是一头雾水。”

  听着绫音犹犹豫豫地问出口,草薙感到心痛。她应该是一开始就想问这个问题了,但同时,她无疑又不敢贸然开口。

  “他们在电话里是怎么跟您说的?”

  “之说我丈夫去世了,因为死因有些不明,所以警方今后会展开调查,没说任何具体情况……”

  给她打电话的警官恐怕也没法讲述详情。然而就绫音而言,必定只能想成一场噩梦,整夜辗转难眠。光是想象她坐上飞机时是怎样的心情,就令草薙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您丈夫是在家中去世的,”他说,“目前死因还不清楚。身上并没有明显的外伤。听说是若山宏美小姐最先发现他倒在起居室的。”

  “是她……”绫音似乎要倒吸一口凉气了。

  草薙看向开车的内海薰,而她也正巧朝他撇来一眼,两人的目光于是在空中交汇。

  草薙想,此刻她的想法应该和自己一致。而此刻距离他与内海薰讨论若山宏美与真柴义孝的关系的时间还不到12小时。

  若山宏美是绫音最心爱的弟子。从她让宏美参加家庭派对,就能知道她把她当亲人。要是这样一个女孩上了自己丈夫的床,那简直就是被自家养的狗给咬到了手一般。

  问题的关键在于,绫音究竟有没有察觉两人之间的关系。这问题并非是一句“凡事难瞒枕边人”就能说清楚的,草薙就碰到过好几个“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实例。

  “您丈夫有没有患过什么慢性疾病?”草薙问。

  绫音摇了摇头:“应该没有。他生前一直都定期接受体检,没听说有什么毛病,而且他也从不酗酒。”

  “那么他以前也没有突然病倒的情况吧?”

  “我想应该没有吧,我不知道。说到底,我实在是无法相信竟然会发生这种事。”绫音把手放到了额头上,像是要压压头部的疼痛。

  草薙据此判断,眼下最好还是先不要提此事有毒杀的可能。在解剖结果出来之前,必须隐瞒她丈夫有自杀或者他杀的嫌疑。

  “目前只能说是死因不明。”草薙说,“遇上这种情况,不管事情是否属于案件之列.警方都必须尽可能详细地记录下现场的情况。因为当时没能与您取得联系,所以我们就请若山宏美小姐作为见证人,进行了某种程度的现场查证。”

  “这些我在昨晚的电话里已经听说了。”

  “您经常回札幌吗?”

  绫音摇头:“结婚之后,我还是第一次回去呢。”

  “娘家那边出了什么事吗?”

  “听说家父身体不太好,所以就想抽空回去一趟。可是结果发现他身体挺好的,于足就约了朋友去泡温泉……”

  “原来如此。那您为何要把钥匙交给若山小姐保管呢?”

  “我是担心我不在家的时候,会有什么不时之需。因为她一直都在帮我工作,有时候教室那边需要存放在家里的资料或是作品。”

  “听若山小姐说,当时她因为担心您丈夫需要帮忙就打了电话,可就是无人接听,心里发慌,才去的您家里。您临走时是否有请她帮忙照顾您丈夫的生活起居呢?”草薙一边留意她话里的重点,一边小心翼翼地选择恰当的词汇。

  绫音皱起眉头,歪着头不解地说:“我也不大清楚,或许我确实委托过吧。但那孩子挺机灵的,或许根本不必我说,她也会关心我丈夫是否方便吧……那个,请问这很重要吗?我把钥匙交给她保管,是不是不妥呢?”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昨天我们听若山小姐说起事情的经过,想找您确认一下而已。”

  绫音双手捂住了脸:“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他平常身体都挺好的,周五晚上我们还叫了几个朋友,在家里开派对。当时他还挺开心的……”她声音有些颤抖。

  “请节哀。请问当时都有哪几位参加呢?”

  “是我丈夫大学时代的朋友及其夫人。”

  绫音说出了猪饲达彦和由希子的名字。

  她拿开捂着脸的双手,一脸痛苦地说:“我有个请求。”

  “什么请求?”

  “我必须立刻去警察局吗?”

  “怎么?”

  “可以的话,我想先去家里看看。我想知道他当时是怎样倒下的……可以吗?”

  草薙再次看了看内海薰,但这次他们两人的目光并未相遇。这名后辈女刑警两眼直视着前方,看来是在集中精力开车。

  “我知道了。我先同上司商量一下。”草薙掏出了手机。

  他告诉了间宫绫音的意思,间宫沉吟了片刻.答应了她的要求。

  “其实,现在我这边的情况也发生了点变化.或许直接带她到现场去问话更好。你就带她回家吧”

  “你说情况有变?”

  “这个稍后再说。”

  “我知道了。”

  草薙挂断电话,对绫音说:“那我们就直接上您家去吧。”

  她低声说了句“真是太好了”。

  就在草薙转过脸来正视前方道路的时候,他听到了绫音拨打手机的声音。

  “喂?是宏美吗?我是绫音。”

  听到她的声音,草薙一下子慌了他完全没有想到绫音居然会在这时候给若山宏美打电话。但他也没理由阻拦。

  “……嗯,我知道的。我现在正和警方的人一起回家。宏美,真是辛苦你了。”

  草薙感到坐立不安,他无法想象若山宏美会怎样答复绫音。她难保不会因为失去了心爱的人而过于悲伤,把之前一直深藏在心中的情感全都吐露出来,如此一来,绫音恐怕也就无法再保持冷静了。

  “……似乎是的。你还好吧?身体要紧吗?……是吗?那就好。宏美,你能不能也来我家?当然,我不逼你。我只是也想听你讲讲情况而已。”

  看来若山宏美说话时还算冷静。然而草薙万万没有料到绫音会叫上她。

  “你没事吧?那待会儿见……嗯,谢谢你,你也别太勉强自己啊。”

  他听到绫音似乎挂了电话,他还听到她吸鼻子的声音。

  “若山小姐说她也来?”草薙向她确认。

  “嗯。啊,不可以吗?”

  “不,没关系。毕竟当时发现尸体的人是她,您直接问她更好。”草薙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平静不下来。一方面,他对死者情妇怎样向死者妻子描述发现死者的情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同时,他也打算通过观察绫音听宏美讲话的样子,来推测她是否已察觉到丈夫与弟子之间的婚外情。

  下了首都高速公路,内海薰径直把帕杰罗开往真柴家。昨天地就是开着这辆车赶到现场的。或许田为如此,她丝毫没有寻路的迟疑。

  刚到真柴家,他们就看到了间宫,他和岸谷正在门口等候他们的到来。

  下车后,草薙把绫音介绍给间宫。

  “这次的事,实在是令人心痛。”间宫郑重地向绫音鞠躬致意。转头问草薙,“事情你都说过了吧?”

  “大致的情况已经说过了。”

  问宫点点头,再次看着绫音说:“您刚回来就麻烦您,实在是不好意思。其实,我们也希望能向您请教些事。”

  “没关系的。”

  “先进屋里再说吧——岸谷,大门钥匙。”

  岸谷应声从衣袋里掏出钥匙递了过去,绫音一脸疑惑地接过钥匙。

  她打开门锁走进屋里,间宫等人紧随其后.草薙也提着她的行李箱追上来。

  “我丈夫是在哪里死去的?”绫音一进房间就开口询问道。

  间宫上一前步,指出地点。

  起居室地板上贴的胶带依旧还在。绫音看到地上描出的人形,用手捂着嘴,愣住了。

  “听若山小姐说,当时您丈夫就倒在这里。”间宫解释说。

  悲伤和打击似乎再次袭击了绫音全身,她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草薙看到她肩头在微微颤抖,听到隐隐发出微弱的啜泣声。

  “什么时候的事?”她小声问。

  “若山小姐说是快八点的时候。”间宫回答。

  “八点……当时他在干什么?”

  “似乎在喝咖啡。当时地上滚落着一只咖啡杯,咖啡洒了一地,不过我们都已经打扫过了。”

  “咖啡……是他自己煮的吗?”

  “您的意思是?”草薙连忙问。

  “他这人什么事都不会做。我也从没见过他自己动手煮咖啡。”

  草薙留意到间宫的眉毛微微动了一下。

  “您的意思是,首先咖啡不可能是他自己泡的?”间宫小心翼翼地问。

  “结婚之前,他好像自己会煮,不过那时候他有一台咖啡机。”

  “现在那台咖啡机呢?”

  “没。因为没必要留着,我就给处理了。”

  间宫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他一脸严肃地说:“太太虽然目前解剖的结果还没有出来还什么都不好说,但您丈夫似乎是中毒而死的。”

  绫音一瞬间面如死灰,随即她睁大了眼睛问:“中毒……中什么毒?”

  “这点目前还在调查,只不过我们从泼洒在现场的咖啡中检测出了强烈的毒性。也就是说,您丈夫死亡的原因,并非疾病或者单纯的事故之类。”

  绫音捂着嘴,不停地眨眼,眼眶眨眼间红了起来。

  “怎么会?他怎么会遇上这种事……”

  “这是一个谜。所以我们希望太太您能告诉我们,您对此事有没有什么头绪。”

  草薙终于明白间宫在电话里说的那句“情况有变”的意思了。他对间宫亲自出面这一点也不再感到不解了。

  绫音把于放在额头上,坐进了身旁的沙发:“我怎么可能知道……”

  “您和您丈夫最后一次交谈是什么时候?”间宫问。

  “周六早上我离开家的时候,他也一道出了门。”

  “当时您丈夫的样子是否与往常有什么不同呢?再怎么样琐碎的细节都没关系。”

  绫音沉思起来,片刻后,她摇着头说:“没有。我实在想不出当时他与平时有什么不同。”

  草薙心中不由对她产生了同情,这也难怪,刚刚才遭受丈夫猝死的沉重打击,现在又被告知“死因不明”、“中毒而死”等等,她的思维当然难免混乱。

  “股长,就让她稍微休息一下吧。”草薙说,“她刚刚才从札幌回来,肯定已经很累了。”

  “嗯,说得也是。”

  “不,我没事。”绫音挺直了脊背,说,“不过请先让我去换身衣服吧。我从昨天晚上起就一直穿着这身衣服了。”她身上穿着的是一件黑色西服。

  “从昨晚?”草薙问。

  “对,我一直在想办法尽早回东京。为了能随时出发,我早早的就收拾好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东野圭吾作品 (http://dongyeguiwu.zuopinj.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