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久,那男子就来了。宏美让他进了屋,沏了杯日本茶招待他。他一边饶有兴致地在屋内四处观望,一边问这问那:身上既具备成熟男士才有的那种沉稳,又保留着一种压抑不住好奇心的少年性情。稍稍交谈几句后,宏美便感觉到他有着超越常人的睿智头脑。

  之后绫音出现了,为宏美介绍了他。听绫音说他们是在派对上认识的,宏美感到很意外,她不知道绫音竟然会出席那样的场合。

  回首往事,宏美认为,自己那时候就已经对义孝抱有好感了。宏美依旧清楚地记得当绫音介绍他是她的男朋友时,自己心中萌生出的那种近乎嫉妒的感觉。

  如果当初他们两人并非那样相遇,他从一开始就是和绫音一同现身的话,或许自己的想法就会有所不同了。正是因为不知道对方的身份,稀里糊涂地相处了一段时间,才令她心中萌发了特别的感情。

  心中一旦产生了恋爱的感觉,不管这感觉有多淡薄,它也决不会轻易消失的。在绫音和他结婚之后,宏美也开始出入真柴家,她越发感觉义孝近在身边了。自然,她有时也会有和义孝独处的机会。

  宏美自然不会主动向他表白心中的感情。因为她觉得,即使向他表白,也只会给他麻烦,更何况她也没有奢望过要和他发生什么特别的关系。只要他能如同家人般对待自己,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但尽管她刻意隐藏,义孝却还是察觉到了她对自己的思慕。她猜是这样的。他对她的态度渐渐发生了变化。他那如同看妹妹般的温柔目光里,开始掺杂进某种微妙的色彩。察觉到这一点,宏美开始春心萌动,也是事实。

  于是,三个多月前的某天夜里,当她还在这屋里连夜工作时,义孝给她打来了电话。

  “我听绫音说,宏美你最近时常会熬到很晚。教室那边的工作似乎挺忙的啊。”

  他约她方便的话一起去吃碗拉面,还说有家拉面馆早就想去尝尝了。义孝那天好像也加班加到很晚。

  宏美也正好感到饿了,立刻答应了。没过多久,义孝便开着车来接她了。或许是因为与义孝独处的缘故,那碗拉面并没有给她留下太深的印象。他每次动筷子,手肘都会碰到她的身体那种触感深深地烙印在她记忆里。

  之后,义孝开车送她回了家。他把车停在公寓门前,冲她微笑道:“以后还能这样偶尔约你一起吃个拉面什么的吗?”

  “可以啊,随时都行。”宏美回答道。

  “谢谢。和宏美你在一起,感觉心灵都会得到抚慰。”

  “是吗?”

  “我的这里和这里都已经是疲惫不堪了。”他依次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和脑袋,之后一脸认真地望着宏美,“谢谢你,今晚我很开心。”

  “我也一样。”宏美刚说完,义孝的手便伸过来,揽住了她的肩头,她顺从地被他一把搂在怀中。两人极为自然地亲吻了。

  之后,他对她道了声“晚安“,她也回了一句“晚安”。

  这天夜里,宏美的心一直怦怦直跳,令她辗转难眠。而她却并未意识到自己已经犯下了大错,她只是觉得拥有了一个唯有他们俩才知道的小秘密。

  没过多久,宏美就察觉到自己犯下了无法弥补的过错。义孝的身影在宏美心中迅速膨胀起来,不管做什么,他的音容笑貌都会萦绕在她脑际,挥之不去。

  既便如此,可只要两人不再见面,或许这种如同热病一样的状态就不会持续多久。然而,义孝后来却频繁地邀约宏美,而她为了等他的电话而无故逗留在教室的次数也多了起来。

  宏美的心就如同断了线的气球一样,变得让人无法驾馭,高高地飘向了空中。当他们终跨越了男女之间的最后—道防线时,她这才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但那天夜里,义孝却对她说了拥有能够吹散宏美心中不安的魔力的话语。

  他说,恐怕过不了多久,他就会离开綾音了。

  “我告诉她和她结婚的目的就是生孩子,约好一年以内怀不上的话,就终止夫妻关系。现在还剩三个月的时间,估计她是怀不上了。这一点我很清楚。”

  虽然他的这番话说得冷酷无情,但在当时的宏美听来,却是那样的可靠。或许这就说明当时的她已经变得相当自私了。回忆起往昔的点点滴滴,宏美再次体会到她和他的背叛行为是何等的过分,不管绫音再怎样记恨都不足为过。

  或许——

  或许下手杀害义孝的人就是绫音。而她如今对宏美这么温柔,其实不过是为了掩盖她的杀机的一种伪装罢了。

  但她却有不在场证明。从警方未对她起疑的情形来看,或许她当时无法行凶这一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可除了绫音之外,这世上难道还存在其他有杀害义孝动机的人吗?一想到这问题,另一种忧郁便会袭上宏美心头。令她深感悲哀的是,自己虽然很想把孩子生下来,但对孩子父亲的事却一无所知。

  内海薰穿着一身黑色西服出现了。她在半个小时前绫音坐过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再次向宏美低头道歉说自己强行要来,感到非常抱歉。

  “我想您就算到我这儿来一万次,案件也还是无法侦破的。因为我真的不是很了解真柴先生。”

  “您都不是很了解他,却还是和他发生了那样的关系?”

  女刑警的这句话令宏美紧紧地抿起了双唇。

  “我想我对他的性情还是了解的。但这些事对搜査而言没有多少必要,不是吗?我已经说过,我不清楚他的过去和工作上的麻烦。”

  “在开展搜査工作时,也必须了解被害人的性情。但今天我来找您,却并不是要逼您回答您不清楚的问题,而是想请问您几个更日常性的问题。”

  “什么日常性的问题?”

  “真柴夫妇的日常生活。有关这一点,我想您应该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您想知道这些的话,那直接去问老师不就行了吗?”

  内海薰歪一歪头,冲她笑了笑。

  “因为我觉得她本人是难以告诉我客观的意见的。”

  “……你想问什么?”

  “听说若山小姐您在真柴夫妇结婚后不久就开始出入他们家了,对吧?请问频率是多久一次呢?”

  “这倒不固定,平均来说,每个月一次到两次吧。”

  “那您是固定在周几去的吗?”

  “不一定。只是周日去的次数多一些,因为周口教室休息。”

  “您周日去的话,真柴义孝先生也在家的吧?”

  “是的。”

  “所以你们三人就会在一起聊聊天之类的,是吗?”

  “这种事也有过,但真柴先生一般会待在书房里,他似乎连休息日也要在家工作的。而且我去他们府上打扰也是因为有事要和老师商量,闲聊并不是我的目的。”宏美的语气中带着抗议,她不想被人误会成是为了见义孝才去真柴家的。

  “您一般和绫音太太在哪个房间商量呢?”

  “在起居室。”

  “每次都是吗?”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你们商量的时候是否会喝点红茶或者咖啡呢?”

  “每次她都会请我喝。”

  “您有没有自己冲泡过呢?”

  “偶尔会,比方说老师忙着做菜、腾不出手的时候。”

  “我记得您以前说过,煮咖啡的步骤是绫音太太教您的,对吧?所以案发当天的早晨,您也是按照同样的步骤煮的?”

  “是的。你怎么又提咖啡的事?之前我不是己经说过很多次了吗?”宏美撇了撇嘴。

  但或许是对问话对方表现出不快这一点早已习以为常,年轻女刑警的表情丝毫不为所动。

  “那么,在猪饲夫妇去他家开家庭派对的那天晚上,您是否打开过真柴家的冰箱呢?”

  “冰箱?”

  “冰箱里应该放着瓶装矿泉水,我想知道您当时是否看到过那些瓶子。”

  “瓶子的话,我看到过,因为那天我曾经开过冰箱拿水。”

  “当时冰箱里还剩几瓶水?”

  “这我记不清了,只记得的确并排着好几瓶吧。”

  “是一两瓶吗?”

  “不是说我记不清了吗?当时里面整整齐齐放了一排,四五瓶应该有吧。”宏美按捺不住情绪,大声嚷道。

  薰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说了句“我知道了”。

  “您说案发前,真柴先生曾叫您去他家,请问这样的事是否有过好几次呢?”

  “没有,那天还是头一次。”

  “那真柴先生为何偏偏在那天叫您去真柴家呢?”

  “这个嘛……是因为那天老师回娘家去了。”

  “也就是说,以前都没有这种机会吗?”

  “我想这也是原因之一。我猜他是为了尽快把老师答应离婚的事告诉我吧。”

  内海薰点点头,说了句“原来如此“。“那您是否知道他们俩都有些什么爱好呢?”

  “爱好?”宏美皱起了眉头。

  “真柴夫妇的爱好,比方说运动啦、旅行啦,或者开车兜风什么的。”

  宏美歪着头想了想。

  “真柴先生平常喜欢打网球和髙尔夫球,而老师似乎没什么特别的爱好,估计也就是拼布、做菜之类的吧。”

  “那么,平常他们俩都是怎样一起度过休息日的呢?”

  “这我就不清楚了。”

  “您就大致说说您知道的情况吧。”

  “据说老师她一般是做拼布,而真柴先生似乎大多是看DVD什么的度过的。”

  “那绫音太太一般是在家里的哪个房间做拼布的呢?”

  “我想应该是在起居室吧。”宏美回答道。同时,她感到困惑,不明白女刑警问这些问题的目的究竟何在。

  “他们俩以前是否一起出去旅行过呢?”

  “应该是结婚以后不久就一起去了巴黎和伦敦。后来我想就没怎么像样地旅行过了。真柴先生这边倒是好像时常因工作东奔西跑的。”

  “那买东西呢?比方说,若山小姐和绫音太太是否曾一起上街购物呢?”

  “曾经一起去买过拼布用的布料。”

  “也是周日去吗?”

  “不,一般是在教室开门授课之前,所以是在平日里去的。因为购买的布量比较大,所以买下后一般会直接搬到这里来。”

  内海薰点点头,在随身手册上写了几笔。

  “我的问题问完了。在您百忙之中还让您协助我,实在是非常感谢。”

  “请问,刚才你问的这些究竟都有什么意义呢?我实在是搞不懂你的意图。”

  “您指的是哪个问题?”

  “所有问题。又是爱好又是购物的,我不认为这些事与案件有什么关联。”

  内海薰流露过一瞬间的犹豫表情,但立刻冲着宏美微笑道:“您不必知道这些,我们警方自然有自己的考虑。”

  “能麻烦你告诉我吗?”

  “很抱歉,这是我们的规定。”女刑警敏捷地站起身来,低头向宏美说了句“多有打扰“,便快步走向了玄关。

  21

  “她问我提问的意图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理解意图所在。平常他们都会跟我说,询问的时候一定要搞清楚提问的目的再开口。”薰端起咖啡杯说道。

  她此刻在汤川的研究室里。把前两天汤川让她调査的结果带来了。

  “话是没错,但也得分时间和场合。”坐在她对面的汤川从报告上抬起头来,“我这样做,是为了确认是否真的有人犯下了史无前例的极为特殊的罪行,去确认是否有这种可能的行为就是无间道,而做这种事的人也时常会被偏见所左右。一位名叫鲁奈.布隆多洛的物理学家……啊,你不可能知道他。”

  “听都没听说过。”

  “他是一位曾在十九世纪后半叶作出过许多贡献的法国学者。刚进入二十世纪不久,布隆多洛便宣告他发现了一种新的射线。据说这种被命名为N的射线具有增强电火花光亮的效果。他的这一发现在当时的物理学界轰动一时,被视为一个划时代的大发现。但到了最后,N线的存在却遭到了否定,因为其他国家的学者不管试验上多少次,都无法增强电火花的光芒。”

  “那就是说,他其实就是在故弄玄虚?”

  “他那不叫故弄玄虚,因为布隆多洛本人是相信N线的存在的。

  “是怎么回事呢?”

  “因为原本就只有布隆多洛一人看到了电火花的光亮,这就是错误的根源所在。最后人们证明,用N线照射电火花就会令光亮增强这种说法,只不过是他的意愿令他产生的一种错觉罢了。”

  “咦,就连那些伟大的物理学家也会犯这种简单错误吗?”

  “所谓先入为主的偏见,就是这么危险的东西。所以我当时也没有告诉你任何的预备知识。多亏了这一点,我们现在才获得了这些极为客观的信息。”汤川让目光回到了论文纸上,纸上的内容正是薰写下的。

  “好了,结论如何?果然是个虚数解吗?”

  然而汤川并没有立即回答,只是紧皱着双眉,依旧紧盯着那张报告。

  “当时冰箱里果然还剩了好几瓶水啊。”他低声自语道。

  “这一点我也觉得很奇怪。绫音太太说过,他们家从来没断过瓶装水。可在绫音太太回娘家的第二天,却只剩一瓶水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汤川双手抱胸,闭上了眼睛。

  “老师。”

  “这不可能。”

  “什么?”

  “这种事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汤川摘掉眼镜,一用指尖按住了两眼的眼睑,之后就再也不动了。

  22

  从饭田桥站沿神乐坡路向上,过毗沙门天后不久向左转,再爬上一道陡坡,他所要到的那栋大楼就在右手边。

  草薙从正门走进了大楼里,左侧的墙壁排列着刻有各办公室名称的牌子,“栎出版”在二楼。

  虽然大楼里装有电梯,但草薙还是走了楼梯。楼梯上堆满了纸箱,很难走。这种行为违反了消防法,但他今天懒得追究了。

  事务所的门大开着。探头一望,只见几名员工正在埋头工作,离他最近的一名女员工看到了草薙,起身向他走了过来。

  “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请问笹冈先生在吗?我刚才给他打过电话的。”

  这时,他听到身旁有人说了句“啊,你好”,一位稍稍发福的男子从柜面露出脸来。之前他好像一直蹲着。

  “您就是笹冈先生吗?”

  “是的。呃……”他拉开身旁的抽屉,拿出一张名片来,“您好,辛苦了。”

  草薙也掏出名片来和对方交换。对方递来的名片上写着“栎出版董事长笹冈邦夫”。

  “这还是我头一次接到刑警递来的名片呢,可以拿来留作纪念。”笹冈把手中的名片翻了过来,“哦”了一声,“还写着‘致笹冈先生’和今天的日期啊。这是为了防止他人冒名盗用的举动吧。”

  “还请您别介意,这不过是我的种习惯罢了。”

  “不不,小心一些总是好的。呃,您是打算在这里谈还是另外找家咖啡馆呢?”

  “在这里就行了。”

  “是吗?”

  笹冈带着草薙来到设在事务所角落里的简陋接待处。

  “抱歉,在您百忙之中前来打搅。”草薙坐到黑色的人造革沙发上,一边说道。

  “没事,我们这儿和那些大的出版社不同,工作还算比较清闲。”笹冈说着咧开大嘴一笑。看样子不像是个坏人。

  “我在电话里也和您说过了,我来是想向您请教有关津久井润子女士的情况。”

  笑容从笹冈的脸上消失了。

  “她的作品当时是由我直接负责的,她生前才华出众,实在是令人惋惜。”

  “您曾经和津久井女士合作过很长一段时间吗?”

  “不清楚算不算长,两年多一点,我们这里出版过她的两部作品。”

  笹冈站起来,从自己的座位上拿了两本绘本过来。

  “就是这两部了。”

  草薙说了句“请借我看看“,伸手拿起了绘本。绘本的书名分别为《雪人摔倒了》和《狮子狗太郎的冒险》。

  “她生前很喜欢把雪人和狮子狗这类以前就存在的形象拿来当主人公。记得她还有一部用了扫晴娘的作品。”

  “那部作品我知道,是《明天下雨吧》吧?”

  真柴义孝就是在看了那部作品后,才提拔津久井润子来设计网络动漫形象的。

  笹冈点了点头,耷拉下了眉毛。

  “经过津久井女士之手,那些平日司空见惯的形象也会大放异彩,变得鲜活起来。她的早逝实在是令人惋惜呀。”

  “您是否还记得津久井女士过世时的情形呢?”

  “当然记得,毕竟她还留了一封信给我。”

  “是吗?听她的家人说,她临死前曾经给几个人分别留下了遗言。”

  津久井润子的老家在广岛,草薙之前打电话联系了她的母亲。听她母亲说,津久井润子当时是在家中服安眠药自杀的,现场留有三封遗书。遗书全都是写给与她工作有关的人的,而其中一封就是给笹冈的。

  “她信里说,突然以这种形式丢下工作不管,实在是万分抱歉。因为当时我还拜托了她创作下一部作品,或许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吧。“笹冈回想起了当时的情形。皱起了眉头,一脸的心酸。

  “她的遗书上没有提到她自杀的动机吗?

  “对,就只写了些万分抱歉这样的道歉话。”

  津久井润子当时所写的遗书内容其实并非只有这些。自杀前,她曾经给她母亲写过一封信,当时她母亲在看到信后大吃一惊,连忙给女儿打电话,电话没打通,她母亲立刻报了警。当地的警察接到通报后赶到公寓,就发现了她的尸体。

  她在写给母亲的信中也没提自杀的动机,而是写满了对母亲生她养她的恩情的谢意,和她如此糟践自己宝贵生命的歉意之辞。

  她母亲在电话那头失声痛哭,说是至今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一直到两年后的今天,时间依旧未能冲淡她痛失爱女的悲伤。

  “笹冈先生,您对津久井女士的自杀是否有什么头绪呢?”

  笹冈听了草薙的问题后,扁扁嘴,继而摇了摇头。

  “当时警方也曾经问过我这个问题,但我确实是一无所知。我曾在她自杀前两周见过她一面,但当时丝毫感觉不到她有自杀倾向,或许是我这个人太迟钝了吧。”

  草薙不认为是笹冈太迟钝,他也见过另外两个收到遗书的人,同样都是说丝亳没有察觉到。

  “您知道津久井女士生前曾经与男性交往过吗?”草薙换了一个问题。

  “倒是曾听说过。不过不清楚对方是谁。如今这年头,冒冒失失地乱问这些问题,会被人告性骚扰的。“笹冈一脸严肃地说道。

  “那么除了男朋友之外,您是否认识一些与她往来较为密切的人呢?女性朋友也行。”

  笹冈把粗短的双臂抱在胸前,开始回忆。

  “当时警方也曾问过同样的问题,但我实在是想不到啊。她可以说是一个比较偏爱孤独的人吧。我认为她是属于只要能让她待在自己屋里静静地画画就会觉得幸福的那种类型,不大喜欢与人交往。所以在听说她有男朋友的时候,我还大吃了一惊呢。”

  草薙心想,在这一点上她倒与綾音一样、虽然绫音身边有若山宏美这样的助手,而回娘家也有可以同去泡温泉的青梅竹马的好友,但基本上是孤独地生活着的,她的生活就是一整天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缝制拼布。

  也就是说,或许真柴义孝比较喜欢这种类型的女性。

  不对——

  还是稍微有点区别的,草薙否定了自己的这种推论。

  他回想起猪饲达彦对他说过的话。“他是不会看重这一点的。对他而言,不会生孩子的女人即便坐在沙发上,他也只会觉得像个摆饰一样碍手碍脚。”

  真柴义孝之所以会选择这种生性孤僻的女性,是因为他只是把对方当成生孩子的工具罢了。或许他是觉得工具这种东西不需要附带复杂的人际关系吧。

  笹冈张口说了句“请问”。

  “为什么事到如今,你们又来调査她自杀这事呢?虽然动机不明,但因为没有涉及什么案件的可能,所以警方当时好像都没怎么调查过啊。”

  “并不是因为她的自杀中有疑点,其实是因为我们在调査别的案件时出现了津久井女士的名字,所以就来找您。”

  “哦,是这么回事啊。”看样子笹冈还想知道究竟在调查什么案件,草薙连忙打断了话题。

  “很抱歉,打扰了您工作,我就此告辞了。”

  “您问完了吗?哎呀,我连茶都忘了给您上了。”

  “不必了。谢谢您。对了,能把这两本书借我用一下吗?”他拿起了桌上的两本绘本。

  “请便,送给您好了。”

  “可以吗?”

  “嗯,反正这两本就算留在我这里也是迟早要处理掉的。”

  “是吗?那我就不客气了。”草薙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笹冈也跟了过去。

  “话说回来,当时我还真是吓了一跳呢。在我听说她过世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到她竟然是自杀。得知她是自杀之后,我和同事们猜测过这样那样的原因,也有人怀疑过她其实是被人杀死的。这话说起来虽然感觉有些不负责任,但毕竟她是喝了那种东西而死的呀。”

  草薙停下了脚步,望着笹冈的圆脸。

  “那种东西?”

  “对,毒药。”

  “不是说安眠药吗?”

  笹冈嘟起嘴唇,摆了摆手。“不是的。咦,您难道不知道吗?是砷啦。”

  “砷?”他吃了一惊。“就是和歌山那起咖哩案里凶手使用的那东西。”

  “砒霜吗?”

  “啊,那毒药好像就是叫这个名字。”

  草薙的心脏重重地跳了一下,他说了句“告辞”,便冲下了楼梯。

  他用手机给岸谷打了个电话,命令岸谷立刻到所辖警署去把有关津久井润子自杀的资料给调过来。

  “究竟是怎么回事?草薙前辈,你还在关心那绘本作家的事吗?”

  “已经征得股长同意了,废话少说,快点去给我调过来。”他挂断电话,坐上一辆正巧路过的出租车,告诉司机去目黑署。

  案发已经过了好几天时间了,搜査却一直没有进展。无法查明下毒途径这一点的影响虽然也很大,但无论怎样调査都找不出有着杀害真柴义孝动机的人,也是原因之一。要说唯一有杀人动机的,就是绫音了,可她却有着无懈可击的不在场证明。

  草薙对间宫强调案发当日肯定有人到过真柴家,同时还向他提出准许自己对津久井润子这个真柴义孝的前女友展开调查的请求。

  “可那女的不是已经死了吗?”间宫问道。

  “正因为如此,我才感到蹊跷。”草薙回答道,“如果她自杀的原因在于真柴义孝,那么她身边就很可能会有人对真柴怀恨在心的。”

  “你是说有人替她报仇?可她是在两年前自杀的,凶手之前又为何一直没有下手呢?”

  “这一点我不清楚。或许是凶手觉得如果不隔开一段时间再复仇的话,警方立刻就会把这事和津久井润子的自杀联系到一起吧。”

  “假设这番推理成立,那么凶手就应该是积怨极深且相当执著的人了,两年的时间都没能淡忘心中的仇恨。”

  间宫脸上浮现出的是将信将疑的表情,但他还是批准了调査津久井润子的请求。

  因此,草薙从昨天起就开始四处搜集详细情报,给津久井润子老家打电话,拜访当时收到她遗书的人。而她老家的联系方式,是从那本《明天下雨吧》的责任编辑那里打听到的。

  但之前草薙拜访过的人里,并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到过她的自杀或许与真柴义孝有关。非但如此,甚至连她曾与真柴义孝交往过这事都没人知道。

  据她母亲说,因为当时并没有发现津久井润子的房间有男子出入过的迹象,所以她至今不认为女儿的自杀原因会是什么失恋。

  那个红茶专卖店的女招待是在三年前第一次看到真柴和津久井润子的,一年后,润子就自杀了,如果当时她已经和真柴分手了的话,事情就说得通了。

  假设即便她自杀的原因就是与真柴分手,但如果没有人知道,也就不会有人对他怀恨在心。难得间宫批准了他的搜査行动,没想到搜査似乎很快就要撞上暗礁了。

  可就在这时,他却又听人提到了毒药。

  如果他提前把津久井润子自杀一案的资料从所辖警署调过来的话,就能更早察觉到这一点了。但因为他选择首先就给她老家打电话,从她母亲那打听到似是而非的情况,结果反而搅乱了他展开搜査的基本顺序。当时他心里瞧不起所辖警署,认为他们既然把案子定为自杀,那么估计从他们那里是査不到什么有用情报的。

  没想到那毒药竟然还是砒霜——

  当然也有纯属偶然的可能性。自打发生了和歌山毒咖喱案之后,就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砒霜是一种剧毒。当然了,想到用它来自杀或杀人的人也随之增多了。

  可如果被害人也是死于前女友自杀用的那种毒药的话,这事也实在太凑巧了。或许还是认为这是有人刻意安排更为妥当些?

  就在他正好想到这的时候,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汤川打来的。

  “怎么,你什么时候变得跟个女高中生似的喜欢打电话啦?”

  “我是有事要跟你说,被逼无奈的。今天能找个地方见见吗?”

  “见倒是能见,先说你究竟有什么事吧。你不会已经查明下毒杀人的手法了吧?”

  “说是‘査明’并不贴切,虽然未经证实,不过要说是‘找到了一种可行的方法’这种表述法还是可以成立的。”

  草薙紧紧握住了电话,心想,这家伙说话永远都是这么拐弯抹角的。汤川说出这种话来的时候,表明已经大致找到正确答案了。

  “你跟内海说过了吗?”

  “不,还没有说。顺便跟你说一声,我现在这时候也还不打算告诉你。所以如果你认为我是要跟你讲明白才来见我的话,那你可要失望了。”

  “你搞什么飞机?那我问你,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吧?。

  “我是要给你们今后的搜查提点建议,因为我想弄清楚手法实施的条件是否完全具备。”

  “你是说,你非但不告诉我手法,还想从我这里获取情报?我想你应该知道,瞀方可是明令禁止将搜查中获得的情报告知无关人员的。”

  沉默了数秒之后,汤川回答道:“没有想到,事到如今你竟然还跟我搬出这一套来,.也罢,我不告诉你凶手的行凶手法是有原因的,这原因就等见了面之后再跟你解释了。”

  “你这不是故意卖关子吗?我现在要先去一趟目黑署,然后去你们学校,估计要到八点了。”

  “那等你到了给我电话吧,到时候我不一定在研究室里的。”

  “了解。”挂断电话之后,草薙察觉到自己开始紧张起来了。汤川想到的下毒手法,究竟是怎么样的呢?当然,草薙并不觉得自己此时此地就能够推测出内容来,他担心的是,下毒手法的真相大白,不知会让綾音的立场变得如何。

  如果汤川所设想的毒杀手法当真能够推翻她无懈可击的不在场证明——

  那就无路可逃了,草薙心想。不是绫音的,而是他自己的退路要被截断了。这一次,他也终将被迫用怀疑的目光来看待绫音了。

  汤川他究竟会从何说起呢?之前他一直满心期待着这一刻的到来,但今天不同,他感到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在向他步步逼近。

  在目黑署的会议室里,岸谷已经拿着传真纸在等他了,据说有关津久井润子自杀的报告已经从所辖警署传过来了,而间宫也在岸谷身旁。

  “我明白您要我这么做的意图了,是因为毒药吧?”岸谷说着把手里的纸递给了他。

  草薙飞快地浏览了一遍报告。上面说,津久井润子当时死在自家的床上,而她身旁的桌上放着一只装有半杯水的玻璃杯和一个装过白色粉末的塑料袋,而那些白色粉末正是三氧化二砷,俗称砒霜。

  “报告上没写她当时是怎么弄到那东西的啊?莫非是无法査明?”草薙低声问道。

  “估计是他们没去调査过吧。”间宫说道,“这案子不管怎么看都是一场自杀。所辖警署还没清闲到会去调査随手可得的砒霜来路的地步。”

  “不过话说回来,他前女友服砒霜自杀这一点,让人感觉蹊跷。草薙前辈,你这回可要立大功了。”听岸谷的语气,他有些兴奋。

  “不知道警方这边是不是还保留着当时的那些砒霜啊?”草薙说道。

  “确认过了,很遗憾,没有了。毕竟是两年前的案子了。”间宫一脸遗憾地说道。

  如果还保留着的话,就能拿来和本案中所用的砒霜做个比对,确认是否相同了。

  “话说回来,警方似乎并没有和她的家属说清楚是哪种毒药啊。”草薙感觉挺蹊跷。

  “这话什么意思?”

  “当时他们跟津久井润子的母亲说,她女儿是吃安眠药自杀的,我在想他们为什么要这么说,也许纯属误会?”

  “倒也不是没这种可能。”

  但他又开始怀疑母亲是否真的会把女儿是服什么毒自杀的这问题给弄错。

  “而且内海又说了那样的话,事到如今,才感觉搜査开始一步步向前推进了呀。”

  草薙听到岸谷的话,抬起头来。

  “内海她又说了什么吗?”

  “伽利略老师似乎给她出了点什么主意。”间宫回答道,“说是要彻査装在真柴家水管上的那只净水器。对了,那设施叫什么来着?”

  “spring8。”岸谷说。

  “对,就是这名字。听说汤川老师让我们,就算靠求也要请他们调查。估计内海现在正在本部里四处奔走,忙着办各种手续吧。”

  所谓spring8,乃是兵库县所拥有的全球最大的放射线研究设施。因其能够分析出极微量资料的成分,故从2000年秋天起,开始被应用于犯罪搜査领域。在毒咖哩一案中也曾被用于鉴定,有效性受到了世人的瞩目。

  “也就是说,汤川他觉得凶手是在净水器里下的毒吗?”

  “听内海说是这样的。”

  “可那家伙应该还没找到下毒的方法啊……”话说了一半,他忽然愣了一下。

  “怎么?”

  “没什么,我已经和那家伙约好待会儿见面了。他说他已经揭开手法之谜了,所以我就想,他说的那手法恐怕就是在净水器里下毒吧……”

  间宫点头说道:“之前内海说过类似的话,说是老师好像已经把谜团解开了。但似乎并没有告诉她最重要的内容。那老师的头脑倒是挺灵光的,可脾气却总是这么倔,实在是叫人头痛。”

  “他似乎也不打算告诉我。”

  间宫脸上浮现出了苦笑:“算了,人家毕竟是在无偿地协助我们。不管怎么说,他特意叫你过去,估计是想要给你些什么有效的建议吧。你去好好听听他究竟要说些什么。”

  草薙到达学校的时候,已经八点多了。他给汤川打了电话,没打通,于是又打了一次,响了好几声后,有人接起了电话:“我是汤川。”

  “抱歉,刚才没听到电话响。”

  “你现在在哪儿?研究室?”

  “不,我在体育馆。地方你应该还记得吧?”

  “当然记得。”他挂断电话,向体育馆走去。走进正门往左拐,就能看到一栋有穹顶的灰色大楼。草薙上学期间来这里的次数比他去教室还要频繁,他和汤川就是在这里认识的。当时他们俩都很瘦,可如今依旧保持着良好体型的就只有汤川一个人。

  草薙向着球场走去时,一个身穿训练服的年轻人正拿着羽毛球拍从里往外走,看到草薙,向他点头致意。

  汤川穿着风衣坐在场地上。球场中央拉着球网,看样子他才刚刚练完球。

  “我以前就觉得很多大学教授都挺长寿的,现在我终于明白原因了,因为你们可以把大学里的设施当做自己专用的免费健身房随意使用啊。”听了草薙的这番讽刺,汤川依旧面不改色。

  “你说自己专用,这可是误会。我可是按规定预约后才来的。你说大学教授都很长寿这个观点也有问题。想要当上教授,本来就需要花费许多时间和精力。也就是说,如果并非健康到了长寿的地步,是无法当上教授的,你把结果和原因给弄颠倒了。”

  草薙干咳了一声,双手抱胸望着汤川。

  “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又何必这么心急呢?先来打上一局如何?”汤川伸手拿起身旁的两只球拍,递给草薙一只。

  “我可不是来陪你打球的。”

  “你要是能坚持说你时间宝贵,那算你了不起。不过我一直就想说了,最近几年你的腰围再怎么少估,也起码增加了九厘米。看来为了调查中的四处奔走,对保持体型没多大效果啊。”

  “要试试吗?”草薙脱下上衣,伸手握住了他递来的球拍。

  他已经很久没这样和汤川在球场两侧对峙了。二十多年前的感觉复苏了。

  然而手持球拍时的控球感却己是一去不返,不光如此,他还深切地感受到了自己体力的衰弱。正如汤川所说的,短短十分钟后,他己是气喘吁吁,再也迈不开步了。

  看到对方狠狠地将球扣向死角,草薙全身无力地瘫坐在了球场上。

  “看来我也是老了啊。掰手腕我可是也不会输给那些后生的啊。”

  “掰手腕时主要用的是爆发力,即便随年龄的增长而衰弱了,只需稍加锻炼,也就可以迅速恢复的。但耐久力这东西却没那么容易恢复到原先的水平,心肺机能也是一样。我建议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多锻炼吧。”

  汤川语气淡然地述说着,丝毫感觉不到呼吸的急促和紊乱。可草薙心里还是不大服气。

  两人靠墙并排坐了下来。汤川拿出水壶,往盖子里倒上了水,递给草薙。草薙喝了一口,才发现杯里装的是很冰的运动饮料。

  “现在这样子,感觉就像是回到学生时代一样啊。我的球技也退步了不少啊。”

  “如果不坚持练习的话,球技也会像体力一样渐渐衰退。这些年我还在坚持练,但你却没有,仅此而已。”

  “你这是在安慰我吗?”

  “不是,我为什么要安慰你呢?”

  看着汤川一脸诧异的表情,草薙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他把水壶盖还给汤川,正色道:“毒药是下在净水器里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5 东野圭吾作品 (http://dongyeguiwu.zuopinj.com) 免费阅读